Hebreus 7

1 这麦基洗德就是撒冷王, 又是至高 神的祭司。亚伯拉罕杀败众王回来的时候, 麦基洗德迎接他, 并且给他祝福。

2 亚伯拉罕也把自己得来的一切, 拿出十分之一来给他。麦基洗德这名字翻译出来, 头一个意思就是“公义的王”; 其次是“撒冷王”, 就是“平安的王”的意思。

3 他没有父亲, 没有母亲, 没有族谱, 也没有生死的记录, 而是与 神的儿子相似, 永远作祭司。

4 你们想一想这人是多么伟大啊! 祖先亚伯拉罕也要从上等的掳物中, 拿出十分之一来给了他。

5 那些领受祭司职分的利未子孙, 奉命按照律法向人民, 就是自己的弟兄, 收取十分之一; 虽然他们都是出于亚伯拉罕的。

6 可是那不与他们同谱系的麦基洗德, 反而收纳了亚伯拉罕的十分之一, 并且给这蒙受应许的人祝福。

7 向来都是位分大的给位分小的祝福, 这是毫无疑问的。

8 在这里, 收取十分之一的, 都是必死的; 但在那里, 收纳十分之一的, 却被证实是一位活着的。

9 并且可以这样说, 连那收取十分之一的利未, 也透过亚伯拉罕缴纳了十分之一。

10 因为麦基洗德迎接亚伯拉罕的时候, 利未还在他祖先的身体里面。

11 这样看来, 如果借着利未人的祭司制度能达到完全的地步(人民是在这制度下领受律法的), 为什么还需要照着麦基洗德的体系, 另外兴起一位祭司, 而不照着亚伦的体系呢?

12 祭司的制度既然更改了, 律法也必须更改。

13 因为这些话所指的那位, 原是属于另外一个支派的, 这支派向来没有人在祭坛前供职。

14 我们的主明明是从犹大支派出来的, 关于这个支派, 摩西并没有提及祭司的事。

15 如果有另一位像麦基洗德那样的祭司兴起来, 那么, 这里所说的就更明显了。

16 他成了祭司, 不是按着律法上肉身的条例, 却是按着不能毁坏的生命的大能。

17 因为有为他作证的说: “你永远作祭司, 是照着麦基洗德的体系。”

18 一方面, 从前的条例因为软弱, 没有用处, 就废弃了;

19 (因为律法从来没有使什么得到完全, )另一方面, 它却带来了更美的盼望, 借着这盼望, 我们就可以亲近 神。

20 此外, 还有关于誓言的事。其他成为祭司的, 并不是用誓言立的;

21 只有耶稣是用誓言立的, 因为那立他的对他说: “主已经起了誓, 决不改变, 你永远作祭司。”

22 耶稣既然是用誓言立的, 就成了更美好的约的保证。

23 一方面, 从前那些作祭司的, 因为受死亡的限制, 不能长久留任, 所以人数众多。

24 另一方面, 因为耶稣是永远长存的, 就拥有他永不更改的祭司职位。

25 因此, 那些靠着他进到 神面前的人, 他都能拯救到底; 因为他长远活着, 为他们代求。

26 这样的一位大祭司, 对我们本是合适的。他是圣洁、没有邪恶、没有玷污、从罪人中分别出来、高过众天的。

27 他不必像那些大祭司, 天天先为自己的罪献祭, 然后为人民的罪献祭; 因为他献上了自己, 就把这事一次而永远的成全了。

28 律法所立的大祭司, 都是软弱的人; 可是在律法以后, 用誓言所立的儿子, 却是成为完全直到永远的。